我在币安参加的战「疫」

2003 年抗击「非典」,很多人都还记得。那是建国以来最刻骨铭心的一场病毒攻防战,历经 7 个多月,全球患病人数超过 8000 人,死亡 900 余人,其中包括近殉职的 20 名医护人员(互联网上查询的数据)。

相比 1998 年抗洪时 2019 年的国家机器已经强大多了,那时我国运输能力公路里程仅有 127 万公里,高速公路 0.87 万公里。截至现在的 2019 年,全国公路总里程已达 484.65 万公里,高速公路达 14.26 万公里,高居世界第一。尽管今年年初爆发的「新型冠状病毒」来的突然,但迟早病毒都会散去,中国牛(此处破音)。

大年初四在网上媒体看到一段话,「很多人认为抗新冠是人与病毒之间的战争。不全是。这是一个国家工业化程度、医疗水平、国民身体素质与病毒之间的一场战争,而工业化生产能力是主导胜负的关键——如果没有足够的口罩、防护服、药物,单靠医疗水平与国民身体素质,不可能战胜传染病。」

在新年的时候我们在经历一场特殊的战「疫」,国家领导我们打这场特殊的战役,而我正是千千万万个战斗的团体中的一员。我是一名普通币安的用户,在这里把一些海外采购的经历写出来了,供同样援助疫区的企业和个人做一个参考吧,希望大家共同帮助疫区渡过难关。

大年初一时看到币安社群中征召志愿者的消息,我就应征了。

我在币安参加的战「疫」

因为自己有留学的经历,有一些以前的同学都在海外,自己再找物资的过程中,正好也碰上同学了,我们志愿者的工作是被临时拉进一个群里,群里有币安的工作人员。大家过年都没有休息,都在联系国内和国外的物资,按部就班自发做自己能做的。几天下来就是大家遇到的问题和解决的问题比较多。

我在币安参加的战「疫」

进群后,币安的工作人员普及了工作的步骤,主要有几点:

  1. 确定物资标准,物资价格,物资供应商的资质,付款方式和账户信息。
  2. 确定国外物流和清关,还有国内物流哪方负责,如果都是币安负责也可以,我们会找第三方进行。
  3. 和医院确定需求和捐赠需求证明。
  4. 以上都没问题了的话,付款,发货,我们开始跟踪。

关于物资询问这块,我梳理了工作的流程,基本是这样的:

(1)数量
(2)价格
(3)质检报告
(4)企业生产资质
(5)是否是国标及以上的产品
(6)物流安排?
(7)货源地运到武汉要多久
(8)是否有现货
(9)是否有发票(币安的慈善组织 BCF 需要捐赠证明以及做账需要)
(10)海外物资还有清关问题。
(11)对接医院的时候记得问医院要签收单(币安的慈善组织 BCF 需要捐赠证明)

但是在这些过程中,物资的变化很快,国内物流天天更新的情况也很多,动不动就说哪里不能进了。还有国内运力,同一家公司的不同区域可能也是不同的情况,比如昨天就说山东那边顺丰不给送武汉了,EMS 运费很贵,那我们马上找了另外一家运力提供方。有时我们协同工作,有的自己想办法,遇到不能解决的麻烦时大家一起商量。

当然和不合格的物资方,也浪费了我们不少时间。

我在币安参加的战「疫」

对接时我个人遇到的问题汇总:
1) 目前还是考虑医院急需的物资,其余的比如医疗设备,呼吸机和药物啥的先别动;
2)一定要是可靠资质,国家指定机构才可以; 小厂家的,还有医院不能用(也不进这些,想着给百姓用)的咱们坚决不碰;
3) 海外的物资,一周内能到货的,我们才考虑,周期太长的不考虑先;
4)价格原则上是市场价,高一点点(10% 以内)我觉得可以考虑,再高就不要买了;
5)大家重点关注下最后一公里派送。

每天都有物资陆续到达武汉,这是今天我们负责的从海外到广州的部分物资的快递单子(每天日常工作),到了我们就发往武汉。

我在币安参加的战「疫」

我在币安参加的战「疫」

我在币安参加的战「疫」说一下我的志愿工作:我同学她是我四年前读大学的时候,参加国际学生交流活动上认识的。之前她找过我如何把货运回国的问题。

过年时我就问了她那边的货源情况。我一开始以为她还在南美洲做咨询行业,现在一问才发现她最近已经被调去了中东的阿布扎比(世界真的很小),然后我按照币安慈善基金会内部的采购程序进行了检查,最后下单。
我在币安参加的战「疫」这批物资是防护服 60 件已经送到, 有 1000 件从中东在回国路上。
我在币安参加的战「疫」

最后送上一张迪拜的夜景,希望所有的抗击这次疫情的个人和企业平安顺利,我的志愿者工作还在继续,希望大家在 2020 年都百毒不侵。

我在币安参加的战「疫」

【免责声明】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站任何观点、立场与投资暗示。 不保证该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与数据)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, 如信息中侵犯知识产权,请及时来电或致函告之,本站将第一时间删除文章。